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hg0088最新足球网址

当前位置: hg0088 > 明星转会 >

新津李澄波: 孤独的文史学者

时间:2019-10-22 17:1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秩名 点击:
新津李澄波: 孤独的文史学者

■朱鸿伟

有一种学者注定要在孤独中坚守一生。他生活在小地方。他所处的时代恰值新旧交替。他关注的学问在故纸堆。他的治学手段老派。所有这些缘由似乎都预示着,他将在清冷的岁月里走完自己的学问生涯。随着斯人的逝去,他将永埋时间深处。然而,他的存在也象征着一个小地方文脉的延续,为小地方文化底蕴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刻痕。

李澄波正是这样的学者。

才华引人注目

1872年,清同治年间,在双流通江马家寺,一个名叫李澄波的男孩降生在一贫苦农家。这个男孩似乎有些异秉,特别痴迷读书。私塾先生看出这男娃天资颇有些异于农家子弟,便鼓励他读书进学。不过乡下私塾先生水平有限,李澄波虽刻苦勤学,可是眼界始终有限,下笔也粗陋,以至14岁赴县里参加考试,被考官斥为“文不成文”。此事深深刺激了李澄波。他开始寻访学问渊雅的师友,发愤攻读。

28岁时,李澄波中了秀才,旋补廪生。廪生就是县衙门给予生活补助的优等生员。不过,这时新学开始传播,秀才已无多大意思,再过5年,绵延一千多年的科举制度就被废除了。

李澄波不是一个守旧的人物,科举废除后,他开始学习新学、留心时政,学识眼界俱得到扩展。赵尔丰主持川政时,有一回考试全省生员,出了这样几道题:《振兴全川工业策》《宋儒讥荀卿论》《西藏通内地论》《有弦八十尺求四段勾股》。几道题涉及古今时政甚至数学,可谓难度不小,然李澄波全部考第一,引起成都文教界的瞩目。

民国元年,李澄波投身报界,担任《大汉国民报》主笔。其撰写的社论因持论公允,受到著名政治家张澜的赞赏。由此他得识张澜,并与张澜时有诗词酬唱。但是不久,川政局势趋于复杂,李澄波被迫离开报馆,转而投入教育界,从此从教终生。由于学问优长,成都各学校争相延聘李澄波。据县志记载,他先后在国立四川大学、农业学校、大同中学、四川志诚法政专门学校、四川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、成蜀联中、尚志学院、四川农学院等学校任教。因有学问底子,兼之口才一流,李澄波上课很受学生欢迎。

醉心学问与藏书

当然,如果仅是上课受欢迎,李澄波不过就是一个优秀的老师罢了。他后来出名,乃是在教学之余醉心学问。为精研学问,李澄波广泛搜集文物图书,遇有心爱之物,虽出重金也在所不惜。他教书所得,泰半投入于收藏,弄得日常生活拮据寒简。对收藏之物,他视若珍宝,绝不轻易示人。做学问首先要占有资料,可是旧时公共图书馆不发达,老派学人要弄学问,全靠自己披沙拣金辛勤搜集资料,其中甘苦非外人所能理解,所以我们不要苛责他将藏物密不示人的作法,他自有他的道理。经年累月搜书,终其一生,李澄波共藏有古籍善本48箱,共一万余册,其中全川古县志只缺8县,这是他藏品最具特色之处。

李澄波仅靠教书薪水而藏下如此巨量的珍本古籍,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。有聚有散,古物皆有自己的命运,李澄波深谙其中三昧。新中国成立后,李澄波将所藏全部古籍(48箱)及大量文物捐献给了国家,至今,新津县图书馆还藏有他捐献的古籍几百册。

他的收藏生涯有件趣事值得一说。辛亥革命那年岁末的一天,李澄波街头巧遇一个曾手刃赵尔丰的兵士。此人乃大烟鬼,寒风中烟瘾发作,愿以从赵身上搜到的一方铜牌换钱。李澄波细察铜牌,竟是秦二世诏牌,遂以3块大洋易之。新中国成立后,李澄波将此诏牌捐给了国家。

搜书之外,李澄波也自费刻书刊印。他把雕刻师请到家里刻印,家里俨然成了书局,为此他为书房取了个名字:观鑑庐。他是槐轩门下弟子,所刻之书,有他老师刘咸荥的著作《静娱楼诗文》《静娱楼楹联》,彭县吕调阳的《观象庐丛书》,浙江俞樾《诸子评议》《古书义疑举例》,章太炎《太炎谈教育》以及他本人的《念煦书屋讲义》等。

书画皆佳的老派学者

李澄波的学问属于国学,治学是老派风格。他继承清代朴学传统,从考据入手,兼实地考古踏勘来做学问。李澄波精于文字音韵之学,著有《文字学贯解》《俗语考字》,均收入他的自编文集《念煦堂丛书》(30卷)。他撰有《〈周易〉贯解》《作文方法浅说》及大量单篇文字,或考订,或记述乡土历史,大都散存于川内档案馆和文教机构。

李澄波对乡土历史文化也有长期的关注,他常以实地踏勘来验证古书中的说法,修正了许多谬误,其见识今天仍给后学启迪。值得一提的是,他撰写了八卷《牧马山志》,可惜此书稿未刊行,也不知所终。这是相当可惜的事,牧马山长久处于草莽状态,至清代方渐渐开垦出成熟的旱地农业,在长长的历史时段里,牧马山发生的一切消隐在历史帷幕下,令人时有神秘莫测之感。《牧马山志》恰好揭示了其中的来龙去脉。此志的写作,当是穷搜文献兼田野调查的结晶。有一件小事似乎可证李澄波对牧马山历史遗存的熟悉:据《华阳国志》载,双流在远古似乎存在过一个瞿上古城,其遗址在何处?李澄波考证,具体位置当在双流胜利九倒拐与新津花源交界处。到了1950年代,兴建牧山干渠时,于此处挖出大量历史文化遗存,似乎在印证李澄波的说法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